登录注册




















精华区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淫宴之夜
级别: L6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5-20  
来源于 短篇 分类

淫宴之夜

  翠茜无力的看着杂乱的厨房,一堆吃剩的南瓜酱底下垫着旧报纸,水槽里叠满脏碗盘。

  宾跟提姆陪着他们父亲待在庭院里乘凉,身为母亲的她再一次被迫成为便宜的临时清洁工。

  有时候,她甚至认为自己不只有两个儿子,而是三个。

  这个周末,丈夫汤姆将带儿子们回新纽哲西州,而她却不能陪同前往。

  其实,她真的不介意照顾那两个长不大的儿子还有家里那只懒得要命的猪。但汤姆宁可将儿子们托给祖父母们管教,也不愿让孩子们花多一点时间陪在自己母亲的身边。可恨的是,她自己偏偏早已答应汤姆,在他完成大学学业以前,将孩子们交给住在乡下的祖父母带,这远比交给住在平民区公寓的父母安全多了。

  翠茜在曼哈顿区里找到了一个待遇相当不错的工作,虽然她本身从来没想要当一个职业妇女,但为了生活、为了养得起她那位高龄三十却决定重回大学取得证书的丈夫,她也只好认了。

  汤姆长得很英俊;这让她不得不怀疑那位天天赖床的懒鬼丈夫,去学校的目的只是想被年轻的女大学生包围罢了。

  三十二岁的她,还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但有时她真的不得不承认岁月不饶人。她不想做一个黄脸婆,真的不想。她也是需要被人称赞的,很可惜,近来面对的却是丈夫的冷落与孩子们越来越疏远的母子关系。最让她生气的,还是汤姆开着她花钱买的新跑车,好几次与女大学生们组成——所谓的“讨论小组”,讨论到彻夜不归。

  当翠茜嫌恶地将包着发臭南瓜酱的报纸包起来丢进垃圾筒,她隔着厨房的窗户向外望去,她看到汤姆正陪着两个孩子放着烟火,一副很快乐的样子。顿时,她感到自己被冷落了,自己或许已不再是这家庭的一员了。这个周末,那三个男人将前往祖父母家的别墅,愉快地欢度节日,而她将被迫孤独的留下看家,以泪洗面。

  翠茜不是一个悲观的女性,于是在清理完后,她马上就抛开脑海里的胡思乱想,前去庭院里加入男孩儿们的宴会。

  汤姆见到翠茜后,给了妻子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使得翠茜久未耕耘的身体一阵发热。汤姆已经一个多月没碰她了,而她自己一星期有超过五十二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就算好不容易找到空闲,汤姆不是与他那可恨的“讨论小组”开会,就是熬夜学习。缺乏性爱的滋润,令她成熟的身体越加饥渴,一发不可收拾。

  宴会完后,将孩子们送上床睡觉,当翠茜来到他们狭小的卧房,汤姆早就独自呼呼大睡了。

  ***    ***    ***    ***

  “你还好吧,翠茜?”

  “嗯,我很好。”翠茜转过头去回答。卡菈,她的老板正站在她身后,一脸担心的问候道。

  “你确定吗?你的气色看起来糟糕极了!”身材高挑的白肤女人再次问道。

  “是的,只不过是……唉,我也不清楚……”整个早晨拼命忍耐的泪水,终于不自觉的从翠茜的眼眶流下。

  “来,亲爱的,来,告诉我,你到底怎么啦?”卡菈靠向翠茜,贴心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卡菈是翠茜遇到过最友善的老板。她的脾气极好、又很为人着想,每当翠茜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说上一两个新奇的笑话来取乐她,所以翠茜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知心好友,烦恼都会说给她听。多年来的交往,翠茜感到卡菈的友善与她的抚摸令自己感到安心。

  看着卡菈的笑容,翠茜崩溃了,将最近在自己家庭里所受到的委屈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当翠茜发泄了所有的怒气、对丈夫的猜忌、心灵上的伤害,卡菈只是将她前额的头发温柔的拨到一边、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不要介意了,男人都是这样子的。听说过七年之痒的说法吧?这是迟早的事……嗯,告诉你,我有张前往布雷沙化装舞会的票;我无法帮你解决孩子们的问题,但我决不会让你今晚孤独的一个人待在家里。”

  “噢,卡菈,真的很感谢,但我实在不想麻烦您。”翠茜说,她甚至能感到自己语气里所透露的苦涩。

  “不,亲爱的,一点也不麻烦的,而且我也需要一个伴儿。”卡菈俏皮的眨眨眼。

  “可是…我没有化装舞会的衣饰……”

  “这你不用怕,一切都交给我来办。今天你只要把剩余的工作做完,回家洗个香喷喷的澡……嗯,对了,你现在还住在奥克兰区是吗?”

  “是的,公寓216号房。”

  “那就好,那我大概会在傍晚六点左右带着衣饰来到你家,到时我们可以在你的公寓里更换。我们有很充足的时间,不用担心。”

  “谢了,卡菈,我实在不想独自一个人度过今晚。”

  “呵呵,现在说谢谢还太早了,亲爱的,夜晚还没开始呢~”卡菈调侃的说道,同时离开翠茜的办公室。

  翠茜很快的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之后回家。她洗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澡,细心的把大腿与手臂上的毛剃干净,同时也整理了阴部上卷曲纠结的毛发。事实上汤姆在很久以前就要求与翠茜玩一些不同的花样——剃阴毛就是其中一项,如今她这么做,一方面也是为了赌气,尤其是当汤姆已不再对她的身体感“性”趣。

  澡后,翠茜将身体用大毛巾擦干净,接着又做了一些身体保养,将剃得光滑无比的部位抹上一层护肤霜;现在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适,胯下那片光秃秃的阴唇露在空气中的凉意让她有一种想伸手用力自慰一番的冲动。

  一切准备就绪,翠茜为自己泡了一杯香醇的咖啡,当她正准备坐下来的时候电铃刚好响起,她很快的帮卡菈开了门,而卡菈手里正捧着一个大纸箱。

  “要喝点什么东西吗?”

  “嗯,能给我一点刺激的饮品吗?累死我了。”高挑的女人说道,整个人往沙发上倒下。

  “爱尔兰咖啡可以吗?”

  “哦~我的最爱!”

  翠茜捧着一杯煮好的咖啡来到客厅。她打量着卧躺在沙发上的老板:卡菈看起来几乎不像是她所认识的卡菈,与平时端庄的形象完全不同,今夜卡菈是那么的性感;她的身材极为丰满高挑,棱角分明的美丽脸蛋。波浪型卷发披撒在香肩上,完美的配合着她的脸型与那双迷人的墨绿色眼球。卡菈好像挺疲倦似的,脸色显得略为苍白,她此时正懒洋洋的躺着,一动也不动。

  “卡菈,你累了,你确定今晚你还有精力吗?”翠茜问候着。

  “我没事的,现在我需要的是好好的洗个澡,浴室能让我借用一下吗?”卡菈拿起咖啡喝着,“如果能再给我一杯这美味的好东西,我相信我会感到更舒服的。”

  翠茜微笑着走回厨房帮她美丽的老板续杯,这时卡菈打开纸箱从里头取了些衣物,消失在翠茜卧房的浴室里。当咖啡煮熟的同时,一阵淋浴的水声从卧室里传出,翠茜蹑手蹑脚的走到卧房门前,当她确认卡菈人还待在浴室里时,她才轻轻的推开房门,将咖啡杯放在房里的化妆台上。当翠茜一转头,卡菈在这时刚好踏出浴室,头上绕了毛巾,浑身一丝不挂。

  翠茜马上红了脸,急忙转移视线,嘴里拼命的道歉。但卡菈似乎毫不在乎,走向翠茜,将化妆台上的咖啡拿起来,大大的品尝了一大口,接着开始擦干潮湿的秀发。翠茜内心形起一种古怪的感觉,害羞的同时,她居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翠茜知道这时自己应该要回避的,但好奇心的促使下她丝毫有没有离开的意愿,她大胆的抬起头打量着卡菈:赤裸的卡菈,诱人的娇躯看起来更加纤细与苗条。她是那么的瘦,一条条肋骨清晰的映出。她有着宽阔的肩膀,与她那对虽小却极为挺立的鸽乳,形成强烈的对比。卡菈那一双修长结实的美腿,股间那丛极为浓密的深色阴毛,呈倒三角型将整片阴部覆盖住。

  从自己无礼的注目中醒过来,翠茜再一次因害羞而脸红,但卡菈始终看起来没事儿似的喝着手中的咖啡。

  “翠茜,怎么啦?”卡菈问,同时擦拭着胸脯上的水泽,接着用浴巾围住身体。翠茜注意到洗完澡后的卡菈,眼神恢复了活力。

  “没什么。”翠茜不自然的答道。

  “嗯,我不介意你待在这儿的,但我要换衣服啰。”卡菈说。

  翠茜害羞的点头,离开卧室。

  回到客厅后,翠茜仆倒在沙发上,心里不禁纳闷着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过了不久,换好衣服的卡菈好整以暇地从卧房里走出,翠茜转头望向她,倒吸了一口大大的气。

  卡菈身上穿着一件意大利丝质西装,配合着她高挑的身材看起来极为合身靓丽,西装将她的肩膀衬托得更为宽广,脚穿擦得油亮的高级皮鞋、头上斜顶着帅气的高顶呢帽,同时在腰间她还带了一把可以以假乱真的手枪。

  “黑社会?”翠茜问。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卡菈微笑的回答。

  此时卡菈在翠茜的眼里显得如此英俊帅气,一股又熟悉又陌生的兴奋感从体内传出,隐约感到肚子以下越来越热,似乎有一股不知名的欲火在燃烧着。她这才回想到她的女老板这副男扮女装的装扮,看起来像极了自己大学时的室友——丽姬。她开始回忆起她与丽姬在大学时代长达两年的“特殊关系”。脑海里,无法排斥的,开始回忆起了许多淫乱的记忆。

  “如果你扮的是黑社会老大,那我扮的是什么呢?”翠茜从回忆中清醒,又再问道。

  “当然是我的情妇啰。”卡菈笑着说,手指着客厅里的纸箱。

  翠茜打开了纸箱,惊讶的“喔”了一声。她取出了一件黑色丝质的连身晚礼服,穿上这件礼服后,不但会露出了整片后背,双腿边还大大的开了个直达臀旁的衩,极为性感露骨;接着她又取出了一顶钟型女用帽、火红色的假发、一条紧身衬裤、一双黑色高跟鞋、一支佩戴在大腿内侧的伪装饰手枪。翠茜像个少女似的娇笑几声,跑进卧室里换起装来。

  丝质的礼服滑顺的紧贴在肌肤上,那件灯笼衬裙的质料不时与翠茜光秃秃的耻丘磨擦,令她起了种奇特的感觉;除了胸部与臀部的部分有点紧,整件晚礼服穿在翠茜身上还算合身,雪白袒露的后背肌肤感到一阵凉快。翠茜照了照镜子,里头折射出一位拥有豪乳美臀的火辣女郎,她故意翻开晚礼服腿间的开衩,露出修长笔直的美腿,右大腿上还绑着一支黑色的装饰手枪。

  翠茜朝着镜子摆出一个撩人的表情,性感中带有一丝堕落的媚态;对着镜中的自己,她感觉很美好,满意的微笑。这一身打扮让她感到她似乎重新回到了年轻的时代,晚礼服完美的衬托出她那令所有男人见了绝对会充满肉欲的身段。

  当翠茜穿着这一身行头回到客厅,卡菈毫不保留的给予她惊艳赞美的眼神与反应。

  “你看起来漂亮极了!”卡菈说。

  她拿出一串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套在翠茜的脖颈上,朝后一站以欣赏的目光打量着,接着微笑说道:“很适合你……这下完美多了。”说完,卡菈学着一位绅士般的伸出手臂,笑着说道:“我们出发吧!”

  “稍等一下。”翠茜跑回卧室,从里面取出一支画眉笔。卡菈不明所以的望着翠茜。

  “不要乱动喔~”翠茜说着,同时手里小心翼翼的用画眉笔在卡菈滑嫩的肌肤上画了两条黑色的假胡须。完成后,翠茜开心的挽着卡菈的手腕,“好了,我们走吧!”

  两人亲密的结伴同行,来到了停车广场。住在隔壁的公寓的老头威尔逊先生看见她们的时候,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但当他记起今夜是万圣节,这才露出友善的笑容,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声。

  ***    ***    ***    ***

  化装舞会比翠茜预料中的还狂野欢乐,她与卡菈一直玩到半夜。翠茜玩得很尽兴,极有兴趣的望着平时正经的同事们一个个打扮成千奇百怪的人物:

  唐·达林斯,一位来自会计部门的保守顽固的男人,今夜装扮成酒神,将周围的人,连同他自己,灌得大醉醺醺;海运部门的苏珊·克拉克,扮成一位美丽的西班牙舞女,她的丈夫则是扮成青面侠;捷克·史达,一位温和安静的绅士,今夜牺牲色相,男扮女装,顶着一面大花脸成为妓女,他那娇小的妻子却扮成拉皮条的猥亵男子。

  一群又一群的巫婆、吸血鬼、妖怪当中,有着当代有名的摇滚巨星、电影明星,甚至连大猩猩都有人装扮呢。所有人都玩得非常开心,翠茜在心里暗自检讨也许自己也该与这些不甚熟悉的同事们做做朋友、打打交道了。见到他们是如此的热心,翠茜不禁为自己平日的冷漠感到不好意思。

  卡菈喝的酒并没有像所有人喝的那么多,她看起来反而比较像在享受着舞会的气氛而已,静静的坐在一角,品尝美酒、微笑的望着自己的员工们狂欢。相反的,翠茜似乎喝得过多了,当她稍微清醒了点后,才发觉自己已被比尔·柏金,公司的业务员,拉到酒吧里一个阴暗的角落吃着豆腐。

  翠茜无力的左摇右摆挣扎着,她并不想背叛丈夫汤姆,但比尔放在她娇躯上的大手令她感觉真的很棒,尤其是当他爱抚着自己屁股的时候;当比尔开始亲吻翠茜的粉颈,她几乎要停止挣扎了。

  “狗娘养的!”这时,卡菈忽然出现,生气的尖叫着。翠茜脸红的低下头,心中感到一股不知为何的罪恶感。比尔停下手中侵犯的动作,有点惧怕的望着自己的美女上司。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那三人的身上,舞会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竟然敢动我的女人啊?你简直就是一只恶心的老鼠!”卡菈用着她最为凶恶的语气吼道。比尔不敢回话,高举双手,佯装绅士的从翠茜身上爬起,心里后悔着勾引翠茜这位身为老板私下密友的有夫之妇。

  “今晚,你就跟发臭的鱼睡吧。”卡菈宣判道,用腰间的手枪瞄准着比尔。舞会里,大伙儿们开始起哄,卡菈毫不留情的将BB弹朝着比尔那因双手高举而毫无防备的肚子射去;“嘣”一声,比尔扶着肚子痛苦的朝后跌去,卡菈将翠茜搀扶回到她的桌子,将着她朝着在场的男士们冷冷的望去、帅气的吸了口嘴角的雪茄。

  “谢谢。”当所有人的注意从方才的闹剧转移开,酒吧再度充斥着交谈声,翠茜小声的对卡菈道谢。

  “没问题,没有男人能碰我的好朋友。”卡菈说着,同时用脚踢了下桌角。

  “不,真心的,我真的很感谢你,刚刚我差点就做出不可挽回的事了!”翠茜老实的说道,为自己居然对比尔的爱抚起反应的淫荡身体感到羞耻不已。

  “呵呵,夜晚还长得很呢。”卡菈不在意的笑道。

  翠茜不明所以的望着卡菈美丽的笑容。

  ***    ***    ***    ***

  车子在翠茜住的公寓前的街道上停下,翠茜正娇笑着玩弄着颈子上的珍珠项链;卡菈转动车锁,将车灯关掉,随着引擎停止,响起了一阵哔哔声。

  “今晚谢谢你陪我,我真的很愉快。”卡菈由衷的说道。

  “你不是现在就要回家了吧?”

  “亲爱的,已经过了半夜啰,我们两人明天都还要上班呢!”

  “那又怎样?今晚住我家吧,明天早上再一起去上班,反正我家离公司也近的。”翠茜怂恿道。

  酒醉中的翠茜,感觉一阵眼花缭乱,她这样多半没办法走上公寓的楼梯吧?好在这并不影响她目前的快乐的好心情,而且她也清楚,如果自己一个人回到那间沉寂的小公寓,又会感到失落了……

  “茜,我实在不想打扰你……”卡菈说道。酒醉的翠茜并没有注意到卡菈回答时一丝丝不自然的语气。

  “别害羞啦,跟我来吧~”翠茜说。

  卡菈微笑,跟着她走进公寓。

  回到了房间,翠茜给自己和卡菈各倒了杯酒,接着打开电视。两个人一同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夜上演的一部不知名的恐怖片。翠茜的身体潜意识地朝卡菈越离越近,直到卡菈伸出手,绕过翠茜的脖子搂住她的肩膀,翠茜自动的缩在卡菈的怀抱里,但注意力一直放在电视机前--翠茜对恐怖电影向来是又爱又怕的。

  卡菈搭绕在翠茜肩膀上的手不知不觉的停留在翠茜的胸脯上,翠茜感到一股电流传来,连忙拒绝自己胡思乱想--已经好久没有人对她做出任何挑逗的举动了,今夜比尔对她非礼的举动,无疑是在她那有如干枯土地的心灵上淋上一场甘雨,点燃了她追求性爱的淫荡本性。

  当翠茜感到卡菈越加火热的肌肤,下一秒她终于知道有事情将要发生了;知道归知道,但当卡菈摆在她胸脯上的手开始不安份的抖动,手指隔着衣物轻轻地滑过突起的乳头,翠茜还是忍不住叫起春来。

  时间在一瞬间似乎停止了,翠茜内心正在自我挣扎着,她一方面维持着仅有的理智,另一方面又在享受着身体带来的愉悦;就好像六十年代的老电影里,左肩站着诱惑人心的恶魔,右肩站着敦敦教悔的天使--

  “我不能这么做。”

  “为何不?”

  “我不能背叛汤姆的。”

  “肏他,汤姆现在已经对你的身体完全没兴趣了!他在大学里追逐的是年轻的屁股。这对你公平吗?相反的,卡菈把你当成黄金一样的捧在心头对待,你真的忍心伤害她的心吗?”

  “但…我不是Lesbian!”

  “喔,你忘了你那大学时代的室友了吗?”

  “那时我还小、不懂事。”

  “你那室友也是啊!”

  “好吧…可我现在已经不搞那玩意儿了!”

  “你现在是没搞,但…卡菈的确让你有感觉吧?”

  “可是……”

  “别什么可是!你年轻、性感、诱人,而且还很淫荡,你很清楚自己是吸引她的,你也知道她想追求你。不要再装矜持,享受一下人生吧!上帝啊,你今年才三十二岁,不是八十二岁耶!!”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交给她就好了,你只需要放松身体、跟着感觉走吧!”

  这时,时间似乎又再度走动,翠茜的思绪也回到了现实,她感到卡菈在大胆的挤揉着自己的乳房。当卡菈揉挤的动作让丝料衣物在又温又软的乳房上那粒敏感的果实上磨擦了数下,翠茜颤抖了。

  “感觉如何?”卡菈问。

  “好极了。”翠茜回答。

  “要我停止吗?”

  “不要。”翠茜非常小声的答道。在内心的某处,翠茜知道以后自己也许会后悔今晚将发生的事,但如今生理上的需要与心底深处的那只恶魔远比天使强多了。

  卡菈再度温柔的搓揉翠茜的乳房,造成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在她体内侵袭。

  “天啊,你拥有我有生以来见识过最美的乳房,这对奶子是上帝的杰作!自从你来到公司后,连晚上作梦我都会梦到她们。”

  “真的吗?”翠茜问着,内心暗自为了称赞而喜悦着,体内那株小小的欲望火苗,逐渐燃烧成一道大火。

  “是的!我发誓是的!”卡菈伸出手,恶作剧般地将食指用力朝右乳上的奶头戳入,略为坚硬的突起,陷入一片柔软充满弹性的乳肉,些许的痛楚与奇特的快感让翠茜淫叫得更为大声。

  高挑女人的双唇不断地亲吻在翠茜的香颈上,逐渐朝上爬去,最后停留在她的耳朵上头。翠茜呢喃着,卡菈的舌头不安份的旋绕着她的耳朵、调皮的轻咬着她可爱的耳垂,同时,卡菈一手还顶在翠茜的乳头上画着圆圈。一阵阵的快感流过,翠茜沉醉、浑身发抖。

  “为什么是我?”翠茜问,接着露出害羞的笑容,因为她发觉自己问这问题根本就只是想从卡菈那儿听到更多的赞美罢了。翠茜已经想不起来……汤姆那只猪头,到底有多久没说她很性感了。

  “茜,你知道,你他妈的真是个性感女神,我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自己正把你抱在怀里呢……我敢说,在这时刻,公司里所有的男人,甚至女人,都希望能代替我成为拥抱你的人。你一直是那么古板、守旧,老实说,我从没想像过你可能是双性恋。”

  “我也从没想过你会是喜欢女人的。”

  “我知道,你有时真的迟钝得像一根木头。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对你下暗示,当我听到汤姆将在这周末留你一个人独守空闺,我简直不敢相信;而你居然又答应陪我一起去化装舞会,当时我不得不跑到女厕所去自慰。直到现在,我还在为自己的好运感到有如作梦一样。”

  卡菈大胆的对她告白:“见到你穿上我特地为你准备的晚礼服,我就决定要试试你了!现在,放松吧,我会让你感到舒服的。”说完,卡菈将翠茜紧抱住,两个人的嘴唇触碰在一块儿。

  刚开始翠茜还在迟疑着,她始终保持着一分清醒。但卡菈的吻是多么的具有侵略性,当翠茜回过神来,她的舌头已经分开略闭的双唇,固执的、用力的吸着翠茜的香舌。卡菈极为有力的怀抱让翠茜感到舒适,她终于放弃一切迟疑,努力的回应着卡菈的吻,两位女性开始互相交换着对方嘴里的唾液琼汁。

  卡菈的舌是柔软的,不像汤姆的那么粗糙;她的舌非常灵敏,翠茜这才发现自己是第一次与人接吻得吱吱有声。卡菈将舌头慢慢地从翠茜的嘴里撤退,同时领着翠茜的小舌来到自己的嘴里;卡菈的小嘴尝起来又香又甜,带着浓郁的酒香味。

  翠茜整个人粘趴在卡菈的肩上,她美丽的女老板已经找到了晚礼服的拉链,将之拉下。卡菈接着分开了两人的嘴唇,把翠茜的整件晚礼服褪到腰部上,翠茜的上半身就赤裸裸的呈现在卡菈面前。卡菈在这个过程中从头到尾都盯着眼前赤裸而出的丰满乳房,她的手是颤抖的,慢慢的搭上了那一对红宝石般的玉乳,温柔的,如同早先的动作,搓揉挤捏着充满弹性的乳肉。

  翠茜微微的朝后弯腰、挺起胸膛,将她那对奶子更加突显在卡菈的面前,望着卡菈痴迷的眼神,翠茜轻声笑了起来。她不禁扪心自问:“已经多久没见过别人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了?”

  卡菈将头埋在翠茜一对豪乳里,逐渐的朝里,慢慢的绕着乳房边缘亲吻着,当嘴唇触碰到乳头,她自然而然的用力吸吮住,舌头做出各式各样的挑逗。

  翠茜呻吟着,双手不自觉的插入卡菈亮丽的波浪卷发里纠结着,从来没有人对那对乳房放入如此多的心思与挑逗,卡菈的舌头感觉是那么的美好,如同丝质的轻纱不停的摩擦着敏感的乳肉。

  “Yes!”翠茜发出鸣叫,卡菈的牙齿正厮磨着她充血鼓涨的乳头。每当她那位美丽的女老板合上嘴巴,轻咬着乳头,翠茜感到一阵细微的电流快感,从乳头尖端传入体内,如同在一个毫无涟漪、名为“情欲”的小池塘里投下一颗石子,引起一阵又一阵的波澜。卡菈的双手自始至终都在乳房上轻轻搓揉着,温柔爱抚与充满侵略性的切咬形成强烈的对比,翠茜陷入一阵战栗的淫荡状态。

  翠茜坐在卡菈大腿上的屁股,自动的摇晃了起来,透过胯下那片光秃花唇与丝纱间的摩擦感,翠茜知道那儿早已经爱液横流、湿极了。

  过了许久,卡菈依旧不停的挑逗着她的乳房,将敏感的酥胸逼迫到了高潮的末路,直达阴道。翠茜知道她要高潮了,她的乳头绝对是身体的性感带之一,但无论如何,她从没想像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玩弄乳房直至高潮。

  “啊~~我的天啊!!”翠茜不敢置信的叫出声。

  高潮终于来袭了,一股股来自体内的震撼快感,由里到外,遍布在颤抖的赤裸娇躯上。不同于其他次她体会过的高潮,这次不是凶猛的,而是一种令人感到懒散的愉悦、以及沉溺的陶醉感……当最后一股潮流轻轻褪去,翠茜从高潮中清醒,她意犹未尽的、淡淡的叹了口气。

  卡菈停止吸吮乳头,慢慢地抬起头望着翠茜的眼睛。那对墨绿色的深邃眼睛传达出一股率直的、毫无保留的爱意,带着强烈的、充满侵略性的肉欲。高潮过后的翠茜,回望着卡菈的双眼,一瞬间为她眼神里强烈的挑逗而迷失在其中。

  卡菈将翠茜压倒在沙发上,神秘的双眼所露出饥渴的欲火越加露骨。卡菈的下半身埋在翠茜叉开的双腿间,她低头吻住翠茜的唇,伸手将翠茜身上褪至腰间的晚礼服上剩余的钮扣解开。

  卡菈带领着翠茜压低她的胸,同时一手扶着翠茜的大腿。翠茜知道卡菈想让她把臀部抬起,藉以将整件晚礼服从那儿脱下。女老板慢慢的将晚礼服,连同在里头所穿的衬裙,一起从屁股上拉扯至膝盖,翠茜听话的抬高屁股。脱落的晚礼服被卡菈丢到地下,翠茜赤裸了,身上除了一双美腿上的丝袜与高跟鞋,一丝不挂。

  翠茜感到很害羞,因为卡菈正笔直的凝视着自己光秃秃的阴部,视奸的兴奋感让她感到一片火热,虽然她实在很想解释那片花园寸草不长的原因;这时,卡菈低下身子,朝着翠茜的股间扑去。

  汤姆不是很喜欢帮妻子口交。对他而言,口交顶多只是在阴部亲上几下,再不就是翻开阴唇,找出最为敏感的花豆给予一点挑逗。

  惊讶了一下,因为翠茜对卡菈正摆在自己耻丘上的灵活的嘴以及可怕的舌功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卡菈先用她的小舌在阴唇上试探似地碰了一下,接着开始了一阵疯狂的舔舐与吸吮。没有阴毛的阴屄,比平时更加敏感,翠茜呻吟着、荡叫着、喘息着,身陷在卡菈为她所带来的快感天堂。

  卡菈并起两只修长的手指,缓慢的插入翠茜的屄道,令女体感到愉悦无比的插入动作使得小屄里的湿软肉壁紧紧地绷住。

  “喔~我的天啊!”翠茜呻吟着,一股爆炸性的高潮再度侵袭而来。她感觉血管里的血液燃烧了起来;全身的肌肉,几乎紧凑般的合而为一,然后又分解开来,好似沉溺在快感中一般分分合合着。美艳的屁股高高的抬起,逼得卡菈不得不抬高头,插在阴道里的手指,被高潮中颤栗的肉屄夹得抽不出来。

  谁能计算高潮的时间呢?它顶多持续不到数秒。在这数秒中,翠茜感到她的身体、她的想法、她的世界,全都被受不了的疯狂快感给控制住了。当一切静止下来,她只能感到胸口快速的心跳,只听得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声。感官与听觉是分开来的,她觉得自己似乎成了局外人,观赏着胴体自行做出淫荡的演出。

  翠茜睁开泪汪汪的双眼,她看到卡菈的手指还插在自己的阴道里,只不过换成了温和缓慢的来回抽动。

  “实在太美好了!”她赞叹着。

  “呵~今天是万圣节喔,所以这就算‘trick of treat’;我已经得到我的treat(奖励)了,准备好你的了吗?”卡菈说道,这时翠茜的呼吸终于回到正常。

  “我想我已经足够了。”翠茜回答,露出个温和的微笑。

  卡菈笑了笑,从翠茜的身上爬起来,接着在她面前把西装裤上的拉链拉下。

  “不,刚刚那是我的奖励,现在才轮到你喔~~”卡菈伸出手,从胯下拉链的缺口进入,接着掏出了一根连接在内裤上、穿透两方女体的双头龙按摩棒;它是肉色的,有着鸡蛋般大小的龟头,棒身上充斥着以假乱真的血管,恐怖的长度与粗度,绝对比丈夫的鸡巴还要可怕。

  “天啊!”翠茜忽然叫出声。

  卡菈爬回沙发,跪坐在正躺着的翠茜身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喜欢我的宝贝吗?”她问,拉着翠茜的手摆在那只粗长的棍棒上头。

  当翠茜的手触碰到棍棒,习惯使然,她开始自动自发的在前头摩擦;这只可怕的大家伙是如此之粗,翠茜发现她的手指几乎无法围握住。

  “它很漂亮,但…我以为你事先并没有想到会有用上它的机会的。”

  “的确没有,但我一直希望今天能有机会得到你的身体,所以我才会事先准备……”卡菈解释着,同时享受着翠茜的服务,“我说过,会让你感到愉快。”

  “你已经让我感到很快乐了!”对卡菈先前的表现感到很满足的翠茜,轻声说道。这只大家伙吸引了翠茜所有的注意力,她猜想着将它插入体内的感觉会是如何舒适。欲火再度在高潮过后的身体里燃烧了起来,翠茜简直不敢相信今夜的自己是那么地淫荡……通常在经历过之前那种高潮后,她早就该累得睡着了。

  “你还没尝够呢。”卡菈说道,接着在一声呻吟后,她手握着棍棒,开始在依旧潮湿的阴唇上,上下厮磨着。

  “喔喔~~你不打算把裤子脱掉吗?”

  “嗯,不,你不觉得这样子比较刺激吗?”

  “是的。”翠茜呻吟了一下,棍棒上的龟头稍稍的分开了两片阴唇。

  “就叫我刀疤老大吧,我的专用妓女!”卡菈在翠茜的耳边细语道。

  翠茜大大的吸了口气,巨大的龟头正顶住她蜜穴的通道口。她的双眼是紧闭的,但仍旧清楚的感觉到此时卡菈正在调整身体的位置以便插入,按摩棒给自己带来了一阵莫名的兴奋感。

  刚开始,阴屄因拒绝如此巨大的东西插入而紧闭,但随着快感加倍的增强,顽固的阴肌终于被快感所征服,渐渐放松,在下一瞬间,足足有两英寸宽的大龟头终于侵入了翠茜的屄道,整只巨大的棍棒,在淫液的帮助下,滑进了小屄,深深的顶在深处。

  “噢~~”

  “太大了吗?”卡菈担心的问。

  翠茜摇摇头。它的感觉实在太棒了,她感到自己同时狠狠地被撑开着、被充实着、被打开着。

  “不,慢慢来就好了。”已婚的人妻,在美女老板的胯下呻吟着。她的双眼是紧闭的、双手与卡菈十指紧扣。翠茜紧绷着身体,同时卡菈正轻轻摇动着自己的屁股,小心翼翼的开发着翠茜紧小的阴道。

  肉壁上传来快感,翠茜清晰的感受着按摩棒上的血管突起,巨大的龟头正顶在她体内那从来没有人触及过的G点。

  “全都进去了。”卡菈得意洋洋的宣布。

  “喔~~”翠茜呢喃出声,她的淫叫声随着按摩棒缓慢的抽动而上下激昂。

  “慢慢来好吗?”翠茜求饶着,可怕的快感正摧残着自己的理智。

  卡菈点点头,接着捧着翠茜雪白柔软的丰臀,开始缓慢的运用按摩棒作活塞运动。几下在阴道出口的抽插,然后配合上一记深入子宫的突入,卡菈极有技巧性的使用九浅一深的特技来挑逗翠茜敏感的神经;当她发现自己的动作不再会伤害爱人,卡菈逐渐加快活塞的速度与加强插入的力道。

  翠茜呻吟着,每当一记强而有力的深入,她便放声尖叫,性感美丽的身体开始回应着卡菈的动作,自觉的抬高屁股来加强插入的快感。

  活塞动作虽然比起刚开始强烈了许多,但始终还是小心翼翼的。翠茜发觉:当自己正在经历一生中最棒的性交,卡菈却过于怜香惜玉,深怕伤到自己,进而无法放开心情享受性爱。

  “肏我~宝贝~!喔~用力的肏我啊!!~~”翠茜淫叫着,妩媚的眼神给予卡菈最棒的鼓励,卡菈会意的露出笑容,开始使劲全力的摆动腰身,顶着鸡巴粗暴的狂肏着身下的美人儿。

  对翠茜而言,这场性爱所带来的快感,远远超越自己的想像,做爱从来没有让她感到如此快活过。不久过后,小小的公寓里所能听到的声音,就只有胴体与胴体间拍打的声响,以及始终开着的电视声--恐怖电影里传出的疯狂科学家的奸笑声,成为这场性爱的配乐。

  当她的高潮将至,卡菈的插入动作变得更加狂野,而翠茜也正面临着今晚的第三次高潮;一记超强的插入,卡菈的鸡巴深深的埋在翠茜的子宫深处,两人紧抱着对方,不停的颤抖着。

  “Fuck!~~”她尖声淫叫。

  事后,滚到地下的两人,依靠着对方并躺着。卡菈满足的玩着翠茜的秀发,当翠茜从高潮中清醒过来,卡菈那双美丽的墨绿眼珠令她感到一阵心安;按摩棒始终插在翠茜的阴屄里,连接着两人,她们敏感的身体享受着高潮过后偶来的快感。

  “这远比看恐怖电影刺激多了吧~”卡菈笑着说。

  ***    ***    ***    ***

  星期六,两女发现她们根本无心上班,于是同时请假留在家里。

  整整一天,两只偷腥过后的疯狂母兽,在翠茜的小公寓里不停的做爱;一开始都是卡菈扮演着主导的角色,但经验老道的翠茜,随着淫荡本性的苏醒,也带给了令卡菈惊喜的性交。她们尝试了各种不同的体位,各式各样的花样,肛交、口交、灌肠、阴部厮磨,在客厅里、在卧房里、在饭厅里、在浴室里,到处留下了性爱的痕迹。

  卡菈在星期天一大早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翠茜的公寓;而当不久过后,汤姆带着两个孩子们回来时,翠茜早已在浴室里冲掉了一切性爱的痕迹,好整以暇的坐在客厅里,品尝着第二杯香醇的卡布奇若。

  汤姆亲吻了翠茜的脸颊一下,为自己也泡了一杯,而孩子们则正在争吵着哪一袋的糖果是自己的。

  这一切,已都不重要了。

  听够了孩子们的争吵,翠茜微笑的插入他们,威胁着假如再争吵下去,她将没收所有的糖果,孩子们识相的停止吵闹,迅速的取得共识,拿取自己的份量跑回房间吃糖果直到牙齿蛀光光。

  “Trick or treat,呵呵~”汤姆轻松的说道,两手摆在脑后。

  “我宁愿选trick,因为我已经有足够的treat了~~”翠茜说,露出一个亦有所指的笑容。

  【全文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唯美

震惊

专业

无聊

灌水

愤怒
描述
快速回复

单纯回复沙发,板凳等无意义内容将被删除帐号.请认真回复.可以去公告区学习.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狼友聚集地? 正确答案:avlang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